焦點人物:髮型藝術與創意的完美結合 - Angelo Seminara 專訪

作者:LIZ於 2019-05-24

如果你熱愛美髮,那這個名字你絕對不能不知道:美髮界大師 Angelo Seminara 。透過台灣特芬莉的邀請,於五月前往冰島參加 2019 WWHT 髮藝嘉年華,有幸與大師級人物於秀前抓緊時間一睹大師風采。短短三十分鐘的訪談,你感受到的不只是所謂『殿堂級』大師名稱,而是一種謙遜、低調且不虛華的訪談。透過淺談,便能從過去、現在的他,感受到未來的他,以及對於保護環境熱愛地球的那份迫切。



與 Davines 多年的合作,你發現什麼對品牌的發展才是最為重要?

其實當這個品牌開始運行時,我就認為這個想法(對環境友善)是對的,就是永續之美。 對我來說,作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美髮品牌,正是這樣子的信念引領我們走到今天。比起其他商業為第一考量,或是不以保護環境為目標的品牌,我們的理念與做法就讓我們與其他品牌更為不同。 對我而言,Davines 是一個真正關心環境的品牌,而且我們仍舊在盡最大努力去維持目前我們所達到的短期目標。這些年來所有員工也一直朝著這個方向在努力,竭盡所能去實現我們所設定的長遠目標。 會有這麼強大的凝聚力完全是因為我們一開始就相信這個信念會成真,只要願意持續堅持,總是會有看到開花結果的一天。

您是如何看待映像復刻手刷版(Imprinter) 對於色彩創意的影響?

我必須老實說映像復刻手刷版仍在起步的階段。 在 Davines 我們正努力讓它成長並且嘗試讓它商業化。對我來說商業不是首要,它無關你的銷售量,而是透過技巧讓需求量提高。 它不僅僅是一種工具,而是一種服務。你可以透過沙龍認識映像復刻手刷版和 Davines 色彩,其實他就是一個全面性的產品。 但對我而言,映像復刻手刷版的誕生就是以輔助色彩的協調性與創意性,這就是為什麼它是可以透過設計師的創意去呈現要的色彩與配置,並且可以延伸出無限的創意色彩。 

我在工作室不斷地透過映像復刻手刷版尋找新的模式、新的想法,而且我想我已經發展到一個階段,只是我在等待一個『改變』的機會。這種改變對於人們來說,是要學會如何使用它並理解著色背後的哲學和概念,因為這些東西你認為很基礎的東西但看起來其實沒那麼容易,它不像你放在頭髮上好像放一隻筆刷你想拿就拿那樣可以隨心所欲。我們以前總是會學一些例如:如何塗放染膏或是基礎三原色,或者你使用什麼顏色的配方它出來就是什麼顏色。說實話,這一塊我們仍處於初期階段,並沒有真正努力去深究『顏色是什麼』達,但我們對這個有信心。我認為我們要對這個問題去研究、去更近一步探討才有可能看到甜美的果實。就像我作品集裡常看到的新顏色一樣,其實很簡單,但如果沒有映像復刻手刷版,你就無法做到這一點,因為它跟圖形有關。其實談話間我已經能想像未來的樣子,新的漸層色彩將出現更細緻的差別。關於我們未來對於『色彩』的定義在哪裡,也許有機會在十一月時見到。

作為全球過去二十年來髮品業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之一,你認為未來十年的美髮趨勢是什麼?

我認為梳辮造型會開始流行,同時在色彩上會有突破性的新技術產生,實際上就是針對染膏本身的特性再做開發。 我認為它會逐漸發展完全,消費者可以在不損壞頭髮結構的情況下使用更具調理性的產品,同時我們所使用的塑膠、產品外包裝都將可被分解。就設計師的技能而言,這絕對令人難以置信,因為在以前這是無法做到的。

 很多節目,例如我們正在做的教育、課程和研討會將會更加頻繁,這些資訊將更容易在網路上取得,因為你仍然會看到在節目中剪裁 過去經典的鮑伯造型。但這很正常,因為新一代人還沒有看到。 不管是消費者還是設計師都是新一代人,所以你必須與新一代保持同一水平,並不斷發展藝術和培養屬於你自己的觀眾群。

給參賽者的一句話?

我總是跟參賽者說不要害怕任何事情,給自己太多拘束。心態上你也不應該抱持著『我要藉由參加比賽來獲勝』,如果你只是為了名次,你就輸了。 參加比賽最重要的就是照你心裡所想的去做,而不是想著會不會贏。如果你並不享受其中,就代表你已經迷失了。 如果你不相信自己,也不喜歡自己在做的事情,其他人怎麼會喜歡你的工作呢? 不要像其他競爭對手一再複製,做你真正想做的事情,也不要害怕任何事情,這是我最好的建議。

當我和我的藝術總監之一 Sorbie 工作時她問了我一個問題 “為什麼我從來沒贏過?” 我告訴她因為她沒有做她喜歡的事,之後她照的話去做,結果她下次就贏了。 照你心裡所想的直覺去做,你永遠不會出錯。

您的創意來自於日常生活,您是否有特定參考素材?

我喜歡參觀博物館。

你最喜歡的設計師?

Yohji Yamamoto。 他的設計一切都是不對稱的,而且從不使用我們所說的超級名模或是知名人士,他總是使用素人模特兒去呈現他的作品。 每次我看到他所設計的衣服時,內心真的都是充滿激動,因為它的設計既美麗又觸動到我靈魂深處,不僅外觀、想法都令人驚嘆。 還有其他與我曾經合作過的的設計師我也蠻喜歡的,但我認為他是我最喜歡的。

 哪個城市你沒去過但想去?

香港,因為我從沒去過香港。

美髮業進入的門檻很低,就會有很多學習的方向,想給他們什麼建議?

你應該找一位能夠成為你不論是事業還是生活上給予方向的心靈導師,而說真的這需要一點『天生的雷達』,因為這取決於你出生的地方、你的家庭和背景。在生活中你會因為這樣的環境因素而找到哪些事物會特別吸引你,而你也會開始知道什麼適合自己、什麼不適合自己,所以你必須找到能夠指導你並幫助你完成職業生涯的第一步的大師,當你已經開始能夠將所學精華吸收、複製再吸收、複製時,你自己就能成為一名大師。

你在商業髮型和前衛髮型之間取得了完美的平衡,你是如何做到的?

我十一歲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因為某些因素我必須出外工作。那時的我非常頑皮,才十一歲的男孩就在男士理髮店渡過整個夏天,不然我可能會去踢足球、破壞一些窗戶或破壞一些東西。我的出生地是在一個治安很好相對也很自由的小村莊,我可以自由地從窗戶爬出去去睡覺都不會怎樣。然後我搬到了羅馬,我在那裡學到了很多學校不會教我的事,其中有一位令我印象深刻,但她是沙龍裡的客人,教了我所有關於美的事物。沙龍的老闆其實不太教我技術這方面的東西,也許是因為我天生就有資質。但那位客人只是坐在那,當你在幫她用頭髮時,她說:“過來,我告訴你這是怎麼做的。” 並且真的做給我看。“看看我的臉,看看我下巴的線條,我需要這樣做臉型與髮型看起來才會漂亮。” 客人教了我理髮師不會教的技巧。

而且我認為這是能夠商業化的地方,我一直都知道如何讓女人變得美麗, 因為讓女人變得美麗是我的理念。 但是有一部分我一直在研究,就像狗狗發現到新奇的東西會一直去尋找一樣,但不是因為我不得不這樣做,而是我因為我喜歡的東西而不斷地受到啟發。 這是一段旅程,不是目的地,你不斷地找到新的感受,然後變成一個收藏家,把這些感受變成自己的經驗。

那個想要看起來真的很漂亮的女人,就是讓我在心中建構並結合出真正所謂的藝術。 而在與 Davines 的合作方面,我們尋找滿足客戶需求的解決方案,為客戶提供令人興奮的解決方案,保持他們的生活動力以及商業化,因為我們需要創造商業和保持商業價值的活力和增長。

 如果你能為美髮業做出一個改變,你會做出的第一個改變是什麼?

100% 有機產品,因為環境對我們來說是首要。 100% 有機產品就像魔術一樣,你可以吃、可以丟棄在垃圾桶也沒事(因為可被分解),而我們現在所擁有的公司做到了這一點。

在以前我們並沒有設想到孩子們的未來,你污染了大海,卻帶著滿滿的錢去餐廳說你要吃龍蝦。你正用你賺來的錢吃掉這些被污染的龍蝦。想想看,若我們再不行動,這個現實問題遲早會給我們帶來壓力。我們必須以不傷害任何人的方式逐漸改變。花了 100 年的時間來破壞一切,現在我們可能需要再花 100 年才能恢復它,即使環保主義者嘗試這樣做也不可能短時間恢復到百分之百。我遇到了一個發明家,他正在研究核能,所以它不會再是碳、石、太陽能,而是核能。他們現在已經找到了一條道路,與日本政府一起在海上鑽一個洞,從遠處的其他海域出來,真的很深,冷卻下來,核能就能真正乾淨。如果我們有這個,問題就會減少許多。

您最喜歡的 Davines 產品是什麼?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為有太多了,它們都是很好的產品。 我們不能讓兩種產品競爭,因為這沒辦法比較。我喜歡 Perfecting Hair Spray,這款造型品花了我將近兩年的時間才研究出來,不僅做到完美定型,同時更能做到簡單塑型的功能。我喜歡 Oi Oil(東方美人油),它從一開始就是明星產品,我認為它在所有油中都是最好的產品。Liquid Spell(胺基酸水慕斯)也做得很好。Blow Dry Primer,它也是人們喜歡的產品。 我認為前面兩個是我最喜歡的。


▲ Liquid Spell(胺基酸水慕斯)

▲ Oi Oil(東方美人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