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高雄 薇微髮型造形團隊 - 蔡宜珍 Tina

作者:LIZ於 2017-09-12

人家常說責任越大則力量越大,這句話用在 Tina 身上再適合不過。除了做到當初最自己的期許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夠利用自身的影響力去帶動這個產業,進而去推動美髮業年輕一輩的眼界,讓美髮的教育走進家庭甚至深耕至社會端。對 Tina 而言,一個技術者要做到的不只是學會技術端的專業那麼簡單,所以 Tina 忙於現場工作之外取得高雄師範大學碩士學位,並於日前完成碩士論文,其孜孜不倦的勤學態度著實令人敬佩。問起 Tina 為什麼對於年輕後輩的樂於付出無私奉獻及栽培,Tina 她只想這個產業大家一起共好,只要能夠讓年輕一輩用自己的專業技術培養經濟獨立,這才是做美髮人該有的責任跟義務。



看見同為美髮人的母親工作辛苦 決心用專業技能改變現況

Tina 說她的美髮人生可以大致分為三個時期,第一個時期可以先從幼年時期開始說起,因為母親也是從事美髮行業,自然而然也會影響到長大之後職業的選擇別。但是因為當時的生活條件相當嚴苛,所以做母親的也不主動也不會特別要求 Tina 一定要往這個行業走。剛好國中畢業後 Tina 也覺得是時候要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所以就在民國 72 年時進入了連鎖體系的環境。也因為那時候教育體制的觀念漸漸建立起來,從學徒開始做起所有瑣碎的事務都必須一肩扛起,可能一早五、六點起來晨跑,晚課可能會上到凌晨這種情況都有。每天工作超過 12 個小時的洗禮中,其實自己就會去釐清未來要的方向在哪裏,希望有一天能夠像明星百萬設計師一樣靠自己的能力去改善家裡的環境甚至去幫助這個產業,去闖出一片天。Tina 說因為自己單親家庭出身,努力工作其實就只是希望可以讓媽媽不要再這麼辛苦,直到民國 76 年自己開立創業後,屬於自己的美髮第三階段就正式開始了。

為尋求成長的空間 獨自離開老東家創立薇微髮型

說到第一間店的契機,Tina 說其實她的本意不是要以創意為由,是因為想要尋求精進的方向及目標,剛好原本的店面位於熱鬧商圈,Tina 為念及舊情於是選在地段偏遠的澄清湖附近開店,不帶走任何一位顧客、任何一位助理,一切零開始。新的開始是靠著九張椅子、跟姊姊兩個人辛苦的打地基,其實那時候 Tina 就有發現人力需求的問題已經漸漸浮上檯面,那時候好不容易應徵到的一位助理也是工廠、美髮業這樣來回奔波將近五年的時間,因為對美髮業的失望,所以就算本身已經美髮基礎還是沒辦法足以支撐這個信念。那時候的 Tina 就有一個想法萌芽,希望可以多替這個產業的技術者多建立一些技術端的自信之外,也能透過這份工作改變人。其實設立薇微的另外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那時候的消費市場其實很重知名度,所以對於單點的沙龍經營起來就相對吃力,所以 Tina 在民國 79 年成立『薇微髮型』,致力提供消費者時尚、流行的新髮型文化。

一天 24 小時當 48 小時使用 只為了替下一代年青人培養工作能力

在外界看來開店光鮮亮麗,實際上 Tina 說其實因為後來只剩下一位股東,所有的資金跟費用全部瞬間變成一人一肩要扛起,等於整間公司只剩 Tina 跟一位會計的情況之下,Tina 咬牙也要把這間店撐起來。也是靠著這股信念,Tina 開始努力進修自己的技術層面。在當時的高雄所有教學技術端資訊相當少,所以一週裡面大概會抽兩天的時間上台北進修,可能白天上課晚上坐夜車回高雄。那時候 Tina 也有接觸經營管理的課程,一邊進修技術課程,一邊學習經營管理的課程,但其實 Tina 也希望可以把之前沒有唸完的書念完,所以等於說是帶著孩子一邊上課一邊進修再繼續回現場工作。那時候沙龍體系也開始建立教育訓練的觀念,透過行銷建立制度,但是都是用很辛苦的方式從雲林坐車台東甚至是繞一圈到屏東,去國中招生來念技術高職。會這麼大費周章的原因也是因為當初學生講述他在台東的生活狀況,可能會因為生活經濟的考量把小孩子當成商品販售出去,這種事情在那個年代其實層出不窮,只是 Tina 那時候聽到很難過,會覺得在那樣的環境之下怎麼還是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 Tina 告訴自己一定要有能力時就去幫助這些孩子,甚至山線海線都跑,跟學校裡面所有主任接洽,親自招生,做家庭拜訪、說明。因為這些都是 Tina 用心去栽培出來的孩子,家長把孩子交到手上 Tina 就認為自身有這個責任要去照顧他們,所以 Tina 對這些孩子們的要求格外嚴格,甚至晚上都會等到所有孩子在宿舍睡著了才會安心離開。Tina 笑說有時候女兒都會跟她抱怨說好像媽媽都比較不關心她,也沒有花額外的時間去陪伴他們。

扶植孩子有工作能力 讓孩子有絕對能力去支撐家庭開銷

會這麼用心跟堅持在扶植下一代年輕學子,Tina 說因為家庭環境而需要一技之長的這種現象在沙龍的生態不勝枚舉,尤其是在台灣仍然是文憑為主的社會,有些孩子真的志不在書本上,反而是技職方面相當有才華,那要怎麼樣讓孩子學習到能夠照顧自己、照顧一個家庭的工作能力,Tina 認為既然自己美髮出身就用本業來幫助孩子們找到未來的出路。有些孩子年輕時不懂美髮的生態或是認為太辛苦而中途放棄,但是找到的工作卻仍舊無法有能力支撐一個家計基本的開銷。所以 Tina 說其實她剛開始的想法並不是想開設這麼多間分店,而是因為扶植的孩子未來也會有一個經營者的夢想,所以 Tina 開店讓孩子有安身立命的場所。裝潢也好,店名也好,Tina 說完全讓孩子自己去掌握。很多人會問 Tina,這麼多間分店都不掛薇微的名字如何讓外界知道你有多少分店?Tina 笑著說:『我不是為了開店而開店,而是幫助這些孩子們創業去開設這些分店,所以嚴格來說這些是孩子們的事業,當然是依照他們的想法執行』,如果未來孩子們能有能力創立自己的品牌 Tina 也是絕對祝福。

不只是要學習技能 基本經管概念都必須具備

其實開始學習經營管理時,Tina 也培養助理們要學習經營管理的架構跟理念,雖然是基礎的但至少所有的商業模式助理在階段的時期都能學習到,因為這個世代 Tina 認為不單單只是要學會技術,連所有商業模式都必須略知一二。這當中 Tina 說課程涉及到怎麼跟顧客做溝通、顧客資料的建立,甚至是分類顧客群等等。雖然 Tina 也直言『理念』是一個很難同步的事情,畢竟要透過時間跟經驗累積,但至少在統一的體制跟制度下去作店內管理,執行力相對會比較有力道跟有效率,也可以將公司的理念跟宗旨傳承下去。

樹大要分枝就必須適時放手 

聊起組織架構時,Tina 說其實開店到一個程度組織發展時勢必要犧牲某些東西,Tina 說她就放棄了她很喜歡的現場工作,有些時候經營者要知道放手的時機,說沒有擔心是騙人的,因為不見得每個人面對權利跟管理都能處理得很好,但是第一步就是要信任,分分合合其實都是很自然的事情,樹大要分枝,Tina 說市場這麼大沒有人有能力去獨霸,這中間有好幾次面臨經營危機,只是 Tina 會捨不得出外開店的孩子碰到難關,心態就像媽媽一樣捨不得但是一樣要放手,只要孩子們心態是走在正軌上,那我們樹大分枝就可以一起共生。

競爭的世代 必須全體一起提升 同步延伸出服務標準流程化

近年的經營挑戰其實 Tina 說我們人口數明顯不足,無法內需但密集度又太高,又加上地狹人稠,勢必會延伸出低價策略的問題,但說實話政府一向沒有很重視美髮這個行業,以至於很多制度或是考核其實不符合現場實務需求。像法國可能是你要做設計師必須要考取執照,然後在規定的營業範圍內能開設多少間沙龍來保護該地區的經營者,那台灣可能就是遍地開花。當然有好也會壞,但至少會一起進步。如果想要脫離這樣的競爭局面,自己就必須不斷地進修,Tina 說所謂進修不是只有個人而是全體,至少資訊不要落差,成長跟進步空間是可以同步,甚至是在客製化的服務裡面延伸出標準化,才能夠讓店內水準一起提升上來。

適才適性的教育課程 給每位孩子都有技能的專業定位

對內的教育訓練是 Tina 相當重視的一環也是整個薇微體制的核心。新員工一加入就會有一連串的職前訓練,這段期間是完全不下現場,課程內容包括培訓服務流程,然後三隔月後由專業英國沙宣體系的老師教授剪髮課。因為剪髮技巧對設計師來說是最重要的技能也是最花時間的才能看出技巧的技術。那一般對外體系反而會把剪髮這個項目擺在最後面才教授,那我們就改變作法。所以 Tina 直說從薇微體系訓練出來的孩子,出去的美髮能力其實都相當扎實,那當然也會因應每個孩子屬性的不同延伸出技術師這一塊,可能他在單一項目表現得很好,Tina 就後來延伸出洗護師、燙染師這些個別技術項目,讓每個孩子都有適合且喜歡的技術項目。

致力教育多年 只希望達成全體共好的榮景

對 Tina 來說與大家共好是她多年來致力教育的核心價值,要先自己獨立也要讓別人一起好。把本分做好之外怎麼樣做出特色化甚至走到精緻化,如何做出沙龍間的區隔,這些定位要很清楚,再來把核心能力發展好,基本上都是 Tina 未來持續會努力的方向。Tina 也給了年輕一輩三個建議:一 去接受挑戰,不要排斥任何一個困難點,並且學習自己突破這些困難點。二不要做超過自己能力的事,多少能力做多少事,把自己價值發揮到最大值,三不要傷害愛你的人 ,很多成功的經營者事業有成可以家庭失敗,家是永遠的避風港,如果連最後一道防線失去了再成功也是失敗。

薇微髮型 : 高雄市左營區自由二路 253 號

薇尚髮型 : 高雄市左營區光興街 53 號

薇姿髮型 : 高雄市三民區義華路 422 號

薇芙髮型 : 高雄市鼓山區美明路 85 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