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新竹安德髮藝-Veson Yang

作者:LIZ於 2017-06-21

靦腆害羞是我看到 Veson 的第一印象,爾後聊起關於美髮的想法跟創作的熱忱,眼神就再也藏不住對髮型這塊的喜愛。也因為知道不論哪個行業,在嚐到甜美果實前,辛苦跟定性就是第一關卡,高中生涯長達三年白天上課、晚上沙龍進修的日子,讓 Veson 不論在創作或是商業作品上都有著很多等著去實現的創意,而透過這次的比賽經驗也讓 Veson體驗到必須無條件地投入才能獲得無限大的收穫,在未來更要帶著更多衝勁往前進。



長達三年白天上課晚上沙龍學習的學生生活

從未想過會從事美髮業的 Veson,因為適逢國中畢業,加上對於高中就讀的科系也是一頭霧水,在父親建議先選擇電機科就讀。然而在高一時與同學半工半讀之餘,無意間接觸了美髮,便開始了早上念機械科日校、晚上瞞著父母跟學校去沙龍打工的求學生涯,直到現在轉眼間就入行八年了,這期間也從來沒換過工作,反而覺得越做越喜歡,越做越開心。但其實剛選擇了美髮時 Veson 父親持反對意見,反而是母親本來就很愛弄頭髮默默給予支持。提到父親那陣子的擔心,Veson 說父親擔心多過於反對,因為孩子沒有定性,覺得可能是因為一時好奇而衝動選擇,但 Veson 高中三年都是白天上課,晚上都去髮廊上班的日子,證明給父親看自己的能耐跟決心,也就覺得從持反對聲浪到轉為支持了。

而這樣白天上課、晚上沙龍上班這樣的作息長達三年不間斷,雖然中間一度因為兩邊的壓力真的太大而選擇休息一陣子。像是在學校類似髮型考試檢定或是參加比賽,Veson 因為基礎工紮得深所以分數都可以拿到還不錯,但是到了晚上上班又變助理跟學徒角色,心態上的切換就是要忍。而在休息的那陣子,Veson 又發現與其現在選擇玩樂倒不如早一點投入職場對於未來是有幫助的而咬牙苦撐,這一路走來其實都要歸功於 Veson 自己也是屬於埋頭苦幹的類型,高中畢業後選擇進入美髮業工作,期間不間斷的進修、上班,讓原先擔心他意志力不訂的父母親還會因為擔心工作太操勞勸他有空要多休息。

助理時期是最快成長的階段

提到當助理時的一些印象,Veson 說助理有很長一段時間是都要站在設計師旁邊,如果是剛入行的可能不知道設計師的習慣,而當助理的時候除了技術端要精進以外,注意力也要非常好,可能有時候設計師的一個手勢或一個眼神就要很快知道對方的需求,也許有時候也會有誤判的時候,Veson 就遇過拿了設計師不需要的東西就把東西打掉,撿起來之後還要給設計師搭真的要的那樣東西。助理的心態有時會受影響,但工作時必須把個人情緒收斂起來,因為再生氣,事情沒做完就是沒做完,氣也沒有用。「說穿了,態度就是要忍,姿態要放低,學習的心態要正確。」Veson 說在教導助理時不會因為助理學習速度比較慢而有所差別待遇,只要有心學習,事實上大家都願意教而且是慢慢教到會為止,但是如果沒有學習的態度,就不是設計師單方面一直丟資源給對方的問題了。因為助理的態度是認真還是打馬虎眼,大家都看的出來。

創作 是給自己的一道人生課題

作為美髮師,腦海中的天馬行空要透過現場商業髮型來呈現的確是有一點難度,所以多數有著創作魂的設計師會選擇因為參加美髮比賽來發揮構想。Veson 不諱言一直很喜歡創作整體性的東西,一方面也是想要給自己一些創作上的突破,一方面也是因為高中接觸美容美髮科就很喜歡做造型。對 Veson 來說從以前教導過自己的老師舉例,都算是整體的造型師,包括彩妝也都會弄頭髮,所以跟著前輩們也學蠻多整體的,也就讓 Veson 希望可以專注於現場客人之外,也要利用時間去探索更多關於創作的大千世界。對設計師來說,做現場的話就是要做出客人他想像中的那個髮型,也許是變漂亮、也許是煥然一新,至少在平常生活中是非常好看的。那創意的話就比較偏向展現設計師的個人美感,對外的成分居多,可以說是完全現自己創意的一種方式。

比賽零經驗 同業給了最大的支持與鼓勵

因為網路行銷的關係,只要服務的客人基本上 Veson 都養成隨手紀錄的習慣,而這次的資生堂 BIA 髮型美藝大賞也有將整個過程紀錄下來。提起比賽經驗,Veson 說因為是第一次參賽,甚麼都要自己來,包括然後要自己找攝影師、服裝師彩妝等等,也因為是第一次比賽,整個過程真的學習到很多,Veson 說當時其實也沒有想到結果會怎樣,只是想要做出自己都可以滿意的作品,就這麼簡單的初衷讓 Veson 一頭就栽進創意美髮的世界。當然,提起第一次參賽難免有很多需要協助跟幫忙的地方,安德髮藝的負責人安德就給予 Veson 很大的鼓勵,全權交給 Veson 自由發揮,也不設限主題會是呈現方式,只要自己知道自己該做甚麼時就該做甚麼就好。說到當初自己一個人在網上問一些髮藝前輩比賽相關細節時,Veson 說他其實很感動台灣設計師都很願意分享的這個心態。之前因緣際會詢問了台中某間婚紗店一些相關創作的資訊,對方非但沒有冷漠相對,反而因為 Veson 很認真詢問的情況下給了一堆網站資源,甚至是比賽作品要拍攝時找的攝影師也是那間婚紗店推薦的。對於一個只有在網路上我發問、你回答這樣看似冷漠的關係,對方不理會也可能是理所當然,但這個收穫真的是 Veson 始料未及的。 

自己的一股熱情 感染給店內夥伴

對於這樣一股勁的比賽執念,也相對帶動店內許多設計師的參與。最早一開始只有 Veson 對於創作有興趣,所以創作過程一定會遇到髮束顏色怎麼弄不出來、但是又沒有人可以問的窘境,那時候就只能自己一試再試。像那時候比如說要找一些美髮材料或是髮片之類的,Veson 可能都要去台北找,找到後來也從不知道找到都知道了。營運重心偏向於現場操作的安德髮藝,在 Veson 對創作的衝勁下也影響了許多設計師在創意髮型這塊的熱情,大家相約大班後一起討論、一起試色,無形中產生出革命情感,也可能是帶動了這個氣氛,投入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也意外喚起了對美髮的熱忱,無非不是一件好事。 

賽後的自己 更加自信大膽的面對每一位顧客

入圍之後,Veson 得到了除了對自我創作能力的肯定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成就感,多了信心之後也會越做越有動力,再加上因為參賽的作品而受到很多同業的設計師老闆或資生堂的肯定,就更加讓 Veson 確定創作的辛苦一切都是值得了。而回歸現場面,Veson 也因為受到肯定,甚至是因為比賽的過程中學到一些以前現場學到的技術,也就會更大膽地跟顧客做提案或是剪裁上也會更加有信心、大膽。 

絕對的自我要求 始於絕對的認真上進

除了比賽以外,Veson 算是很喜歡投資在技術上面的設計師,包括上海沙宣等等,也許對部分設計師來說 Veson 入行不久選擇沙宣進修可能會有一點需要更用心,畢竟前去的設計師通常都是從業五年以上甚至有的可能十多年才去進修,但那時候在帶 Veson 入行的兩位師父鼓勵下,決定前去進修一趟。而回來後一些廠商提供的技術分享就是目前的進修來源。前陣子資生堂邀請的韓國知名設計師 Jenny House 也讓 Veson 大開眼界。不論技術或是美感,韓國老師這一塊真的是看得很細而且相對要求很高。除了因為當地設計師需要訓練七年以上才能晉升設計師之外,也因為韓國多半都會跟藝人做相關造型,技術自然要求更高。 

帶著感謝的心 持續在美髮道路上跟進

美的行業向來很主觀,但是對 Veson 來說用你所學的技術幫客人用頭髮之後讓客人變得很漂亮,甚至會帶著很感謝的心情告訴你用完這個頭髮之後有多開心,或是有多少朋友稱讚他用這個頭髮很漂亮之類的,那個成就感讓 Veson 覺得再辛苦一切都值得,也會讓你更有動力前進下去,所有的付出跟辛苦在那瞬間都消失得一乾二淨了。對於過去自己個性非常急,對助理相當嚴格的那個 Veson 來說,慢慢學習改變是今年的一個大轉變。因為知道自己還有很多的不足,還有好多事物等著自己去學習、規劃,包括想要成為那種整體的造型師、想要再做出作品、想要自己能夠拍出高度時尚感的作品集等等,都在 Veson 的計畫之中,看著同業很多設計師很熱情的持續再進修,就更讓 Veson 決定要再跟進。美髮這條路很神奇,當你過了一個路口,老天又會給你很多岔路讓你去做選擇,好像樹枝狀的未來規劃圖,永遠不會有停止前進的那一天,也許這也是美髮最迷人之處。 

2017 資生堂美型髮藝大賽 現正開始!

金獎冠軍的全方位養成計畫為你打造大師之路!

SABFA 東京頂尖創意學院的精英訓練營 (價值 NT 20 萬)

金獎冠軍獎項總值高達 NT 40 萬!

讓資生堂開啟你夢想的大門

比賽資訊請洽資生堂專業事業部 0800-675-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