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台灣 Prim4-Max 黃偉哲

作者:LIZ於 2017-06-12

說起話來相當靦腆的 Max,談起對於自己所堅持的觀點時眼神也是瞬間充滿堅定,因為喜歡設計的美感所以在機械科畢業後決心投入美髮產業,一頭栽進這個充滿無限可能的產業。因為決定給自己一個工作的里程碑,於是相隔七年後再度參加了美髮比賽。嘗試,是給自己與這個產業所下的註解,因為不去嘗試,永遠不知道自己的可能性在哪裡,也因為嘗試過,才不會在結束時徒留遺憾。



難忘設計熱忱 傳統沙龍中找到藝術魂

接觸美髮之前 Max 其實是從事服務業,像是餐飲的服務生、便利商店店員也有做過,還有一般服飾店,就是以前我們做過的服務業都應該會有稍微接觸到。也因為畢業完之後覺得沒有太大的興趣,比較想從事設計類方面的行業,有一年的夏天,趁著暑假去學美工軟體,本來是想計劃是走類似商業平面設計,中間一段空窗沒有工作的時候,親戚給了意見,建議 Max 倒不如下午上電腦課,早上來店裡幫忙看看才正式接觸到這行。也因為親戚的沙龍是傳統店,一些最基本的吹風那些技巧,就是偏比較扎實的也是那時候奠定基礎的美髮某種程度也是有達到玩設計的、藝術的層面,於是從一開始的試試看到現在升上設計師兩年多,踏入行也快十年了。

不同的授課方式 有著不同的體悟

其實各行各業都有著不為人知的辛苦面,而美髮就是助理時或是剛升設計師時是最辛苦的過程。提起這段,Max 說他很幸運遇到的都是很願意教導的老師。只有一次比較深刻的經驗是當助理的時候,因為每個老師的手法不一樣,因為原本師傅跟其他設計師做法有所不同的時候,就會出現被否決、或是直接打槍的情況出現。可能只是很簡單一個是單面刷一個是雙面刷刷法不同,就是這樣而已。因為一個刷法的不同而讓單純要幫忙的美意變成了一種否決的心情,讓 Max 當下多多少少還是有一點會覺得挫折。技術面達到一定水準,但只是因為一支刷子就被否定掉,讓剛進入美髮業的 Max 有了不小的震撼。

流行風潮影響顧客消費週期

目前常接觸外景或是藝人造型的 Max,聊起入行近十年的變遷,他覺得流行的東西真的是一直都有在變化,而也因為市場的變動跟消費方式改變,讓客人弄造型的週期真的有明顯拉長。當然還是會把專業的知識提供給客人,可是客人的消費力好像有比較低一點,這已經無關設計師做不做提案的這件事情了。拿以前當助理的時候來比較,可能很常看客人一個月來染一次頭髮,可是像現在客人可能兩三個月才來染一次,就算加上專業知識得推廣或是教育顧客保養觀念也沒這個機會。有些東西好像是流行的趨勢,Max 說以前當助理的時候可能一天要燙個三、四個玉米鬚、髮根燙,可是像現在已經流行到現在,那些東西已經慢慢的消失了,所以就會有一個過程。

製作個人作品集 提高客人提案率

因為網路時代的來臨,很多設計師會做的網路行銷 Max 也曾下過苦功,像剛升設計師的時候是瘋狂的只要客人一剪完就會拍照,一方面會希望說當下的這個髮型是這位設計師推薦的,嘗試出來的結果會有一個圖像的東西他們看得到的,即使顧客回去了可能檔案也會傳給他們,這樣客人喜歡新髮型 FACEBOOK 大頭貼就可能因為換了一個新的造型大家就會好奇你去哪裏弄頭髮的,就是很有趣的一個事情。再以前是把所有作品做成  FACEBOOK 的相簿裡,每個相簿大概都會有一百張不一樣客人的髮型,Max 說除了給自己看一下過去的作品須要做甚麼調整外,也會讓這本相簿變成跟顧客提案的作品集。可能這位顧客想要做的剛好也是之前客人大概的樣子,那我就會翻給他看,用雜誌或是是面上的髮型書拿來提案,到不如用設計師自己做過顧客的髮型資訊來做提案也比較有說服力

堅持於自己在乎的細節處

說起自己的個性,Max 笑笑的說自己個性應該有點固執但是又算溫和吧,因為有時候可能很堅持想要的顏色或是甚麼,就會覺得花很多時間去處理,一起工作的夥伴可能覺得可能這樣就好了,但是偏偏 Max 一定要花時間在上面,某些方面很固執。工作上面頂多就是很專心的,可能剪頭髮一顆頭要花一個小時,對大部分設計師而言可能不符合人力成本,但是對 Max 來說就是很固執的想要把一件事、一個髮型,好好的完成。也是因為 Max 細心,所以聊到很多設計師可以在一個小時接很多顧客他有點吃不消,因為對 Max 而言每一個人其實都是花很大的精神力在處理頭髮這件事情,如果真的要用時間去衡量剪裁或是基術層面的高低,就是得重新思考一下,畢竟對專業設計師而言每位顧客髮流髮質不盡相同,那該怎麼剪就是一個小時就是一直在做這些東西。

自我進修提升技術美感

很多設計師會大量投資工作之餘的時間做進修,而 Max 的選擇方式多半是自己進修比較多,因為他相信很多東西都是自己可以看得到、掌握得到的,所以其實當你越看越多東西的時候就會更清楚知道自己到底需要的東西是甚麼、不足的點在哪裡,頂多是參加一些髮品的發表,看一些新的發表跟趨勢發表,這次的顏色是甚麼之類的。

七年的職業里程碑

能順利入圍去年資生堂 BIA 髮型美藝大賞,對 Max 來說除了驚喜之外,也是得到許多無形中的收穫。談起比賽經歷,Max 說其實七年前就有參加過類似比賽,但是因為完成品後跟想像中的不太一樣就沒有繳交。這一次資生堂比賽是那一次做完作品之後隔七年,因為中間就是一直都忙著做設計師啊,沒有心思想說我要去比賽。隔了七年之後再度參賽是因為工作剛好做到一個段落,又想說不能讓自己空下來,完成多年來的夢想。Max 認為比賽,就是要做一點屬於自己風格的東西,所以去年就趁空檔做了資生堂的這個作品。而談到現場跟比賽作品有甚麼不同,Max 則說技巧或是想要呈現的東西當然是不太一樣,但創作這種東西其實有一點模糊,因為其實在現場服務客人的同時也是在做創作,只是做創作的時候是比較特別一點的作品的呈現。

2016 BEAUTY INNOVATOE AWARD 資生堂美型髮藝大賞台灣區優勝TOP 5 整體造型創意組作品-夏季晚霞

老闆給多大的空間 就能發揮多大的潛能

就像前面 Max 有提到的,老闆的想法跟態度對於設計師是很重要的關鍵,因為老闆的想法會影響一家店的風格跟走向以及底下的設計師的發展。因為這家店算是老闆之一的設計師其實給 Max 的幫助就是給很多的空間,包括以前學習上的指導,到後來當了設計師後都會給一些適時的建議。現在因為 Max 有在接一些戲劇的工作,店家其實也沒有限制他就一定要駐店,因為一但接了戲劇後可能很長一段時間會不在店裡,公司也不會因為說沒有為整體帶來業績就否定,提到這點 Max 除了滿滿的感激還是只有感激。

現場與外景的不同之處

因為朋友的引薦而開始接觸戲劇造型跟外景拍攝,Max 除了覺得多了生活體驗外,更能看到與現場截然不同的感受。戲劇的造型真的是完全不一樣的生活體驗,因為去做戲劇外景可能每天都很忙時間又很長,但是一定會學習到一些更不一樣的東西。例如今天在髮廊做了一款髮型,實際上不知道這一款髮型到外面風吹雨打他會變什麼樣子,可是當你去做戲劇的髮型,在鏡頭上看跟維持這件事就會需要再多花心思去了解,這其實是現場工作不知道的,真的是要接觸了才知道是蠻不一樣的。

對內教育機制

本身因為大量時間接觸戲劇造型,而在店內時間不多所以目前仍是 PT 的性質,對於店內教育可能參與的部分不多,但是也因為很少在店內也沒辦法參與公司的內部運作,讓 Max 對於沙龍主事者給予的空間跟自由感到相當感激。因為說實際面沙龍他大可不必讓  Max 留在店裡,畢竟外景工作跟現場工作很難拿捏,也有可能今天接了外景現場就沒辦法顧到。Max 提到所謂顧及線廠業績這塊就很坦白直率的說自己不是一個高業績的設計師,可是相對的做到現在,自己會想要再更多的是不同的嘗試,只能業績很高,但是很多東西卻被限制住,讓個性對於細節處要求相對很高的 Maz 就有些不適應,讓自己職業生涯有更多不一樣的體會之後,才有下一個目標。

業績高低的平衡拿捏

業績,是最實際面也是現實面,聊到業績高低這件事,Max 不諱言一進來公司時就是 PT 了,加入團隊時已告知公司說外來可能會有一些外景工作,有一些戲劇的工作是穩定月薪制的,一樣是一檔一檔的,但是可能這一檔是三個月,那這三個月就是都有固定的薪水。有時候做現場做到一定的時候,就會覺得每個月的業績其實很煩人。Max 微笑說 : 「我不知道我是什麼心態,我覺得我對做業績這件事好像沒有很積極,雖然說我有一度有想要好好的做業績,可是當達到了我又覺得好像有點得失心」。今天業績達到了,但是報酬好像也沒有想像中的這麼高,就反問自己到底要的是甚麼。也許這樣聽起來雖然好像很任性,但 Max 說他真的就是一直都在做他想做的東西,包括說客人來也是這樣的想法。也是因為不喜歡一陳不變,在多數時間 Max 都會鼓勵客人去做大膽嘗試,在他的觀念他覺得有些東西不是應該要去嘗試的嗎?撇掉說顧客的臉型就一定要怎樣剪、一定有一個什麼才會好看,其實每個人都可以嘗試新的東西你才會發現新的自己,因為你不嘗試你就不會知道。

嘗試才知道突破跟改變的契機

對於大膽嘗試這一點,Max 說起某一次也是想挑戰剪那種極短、外國人的瀏海,可是剪完它飛起來了,因為髮質不一樣,亞洲髮質粗細硬度不是像外國人那麼貼的,所以是細軟髮才可以剪,有一點澎度的就不行,所以有一些髮型是很看那個人的特質,但是你部長是你會知道極短劉海也是看髮質嗎?就例如說今天顧客是細軟髮然後有一點微捲,那他剪完就會是貼在頭皮上的,那可能剪起來就是跟傻子一樣,除非用燙的把它燙貼一點。Max 補充說到嘗試的概念,有一些東西,你不剪、不嘗試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就是剪完我才知道的嗎?其實完成髮型也是可以用其他方式,但是 Max 覺得可以多方嘗試才知道方法。另外提到嘗試這一點,Max 也覺得台灣消費者普遍有個迷思,就是顧客覺得不能一直染頭髮,顏色不能大膽的去嘗試。Max 本身就遇到好多顧客都說這輩子頭髮都沒有好好染過嘗試而且也沒打算嘗試,比例上來講覺得願意嘗試的還是很少,甚至有部分顧客認為漂頭髮會致癌,但是其實很多設計師髮色都五顏六色,如果漂頭髮會怎麼樣的話,首當其衝應該會是設計師。面對這樣封閉又不願意開放心態去嘗試的市場,有時候設計師看到國外一些新的東西想要給顧客嘗試,有的人很愛,有的人就又很抗拒。所以還是希望顧客有時可以再更放得開一點,對於任何事情都是一樣,觀念或是做法。舉例韓國綜藝圈方面來講好了,韓國流行團體因為流行的關係每個人髮色都是不一樣的,就光頭髮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顏色,反觀到台灣的市場,近年來推出的絕大部分都還是咖啡色,有一種保守甚至可以說停滯了的感覺。

拉回外景跟造型設一塊,Max 也遇到很多想改變卻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情況。假設某位藝人造型只能給某位設計師用,只要今天換人做做看,就會立刻被拿來做比較,這也是讓 Max 覺得比較挫折的地方,也許習慣性的可能關係比較大,但 Max 也坦承可能技術真的還是需要再磨練,但終究是因為某些習慣性的問題好像大家很難克服,譬如說有些人就一定是這個顏色不能改等等的因素,讓設計師想做些大膽的變化也會因為顧客而有所侷限。

工作中找到樂趣 大膽嘗試一切才能不後悔

至於大家都會遇到的職業倦怠,Max 的做法是找到一個新的目標,例如說剛升上設計師的時候會想要把剪髮這一塊剪到很專精,那剪到很專精的時候就會覺得怎麼這麼無聊, Max就有新的目標,把染膏本一打開每一個顏色通通都要染一次,又或者是說色卡給客人看,客人指定要什麼顏色就告訴自己一定要達到跟染膏本一模一樣的顏色。就是自己去尋找當中的一些樂趣,或者是說,你翻了很多新的頭髮的圖片推薦給客人,就一定要說服他們說這個剪完超厲害的,這樣一來工作之餘就很有趣啊。

而提到關於比賽的名次,Max 覺得得失心不需要看得太嚴重,因為對 Max 而言比賽真的只是一個過程,但是怎麼樣去把你心裡面想要做的完整的呈現出來這個還比較重要。經過這次得名之後更覺得就是抱持嘗試的心態去做,不用預期給自己太多壓力或是設線,單純想說一定要做一個屬於自己代表的作品,保持自己想做作品的那個信念吧,因為比賽結果難以預料,但是起碼已經做完了,有完整表達出自己想表達的,也就對得起自己。

2017 資生堂美型髮藝大賽 現正開始!

金獎冠軍的全方位養成計畫為你打造大師之路! 

SABFA 東京頂尖創意學院的精英訓練營 (價值 NT 20 萬)  

金獎冠軍獎項總值高達 NT 40 萬!

讓資生堂開啟你夢想的大門

比賽資訊請洽資生堂專業事業部 0800-675-788

台北市光復南路 308 巷 29 號 1 樓

02 2741 3806